修妍

修心研世

ricooo:

23:00


《夏夜准备驱蚊露的必要性》

“有蚊子!我帮你打!”


——————————

(๑>ڡ<)☆今天是神仙发粮的日子,吃粮吃到打嗝~谢谢大佬们!555555555555555555555画的太好看!写的太好看了吧!!!!幸福到哭泣(´༎ຶ۝༎ຶ)

今日最傻diao的粮就是我的了……_(:з」∠)_ 羞愧,
希望大噶看完还能继续喜欢我吧……゜(´;ω;`) 。

居老师有辣--么师!

死在梦里:

千临:

啊!!!居老师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b站传了一下摸鱼过程av26424279
b站链接 

大佬

花與少年™:

人鱼系列,70%,后面把颜色整理干净

好美

绯绯绯色:

我真的不会画背景,背景废的绝望,我觉得真要抽时间练背景了😭

卖烂拖鞋的四五:

臣附议( ¯ᒡ̱¯ )و

蕾丝胖次:

温顾:

你关注我

不点红心

不点蓝手

不评论

你关注我

是他妈的准备

暗算我吗


by温顾的咆哮

【鸣佐】月光浴 01

超喜欢的文

诗之:

*好久不见!大概这几天会日更写完为止,很短,原本是要万圣节发的拖到现在真是抱歉
*永生梗,二设有,师生年下




“听说了吗?那个宇智波教授,是真的吸血鬼。”




漩涡鸣人猛然从书本中回过神来,对着眼前的建筑图片发了一会呆,才转过头去。他身后那排,两三个姑娘交头接耳地小声讨论着,那声音不知怎的就钻入了他的耳朵里。


鸣人将目光投回讲台上的教师身上,那男人站的笔直,正垂着眼看着手中的教材;他们这个教室实际上是个剧场,否则其他地方无法容纳下这近一千名学生;而剧场强烈的聚光灯从上打下来,坐在前排的鸣人可以轻易看见他们的教授眼下睫毛的阴影。


“刚刚那位同学的问题很关键,”男人一开口,整个教室里学生们的叽叽喳喳全都停了下来,他的声音很好听,不高不低,音量不大不小,带着一股从容不迫:“与伊丽莎白的信件来往中,他们讨论的不仅是……”


然而鸣人还是走了神,他盯住台上的人一动不动了,手指在键盘上无意识的敲下一排毫无疑义的乱码。


台上的教师停下了授课,示意一直举手的学生提问,然而他的视线却飘向了台下前排,那个低垂着的金色脑袋,和他被电脑映出一点蓝的脸庞。






“Trick of treat!”


“啊!!!”


鸣人刚回家就收到了不小的惊喜(吓),他倒退一步,将手中的书包一股脑的往门后的人砸过去,一边大推开门进去一边连声叫道:“鹿丸——你怎么又把这个家伙带过来了!”


被嫌弃的好友牙精准无误地接住鸣人扔过来的包,一面将头上的鬼脸取下来,笑成了一团:“还是那么胆小啊,鸣人!”


“讲道理,”坐在沙发上的宁次头也不抬地道,一改形象的穿了海盗服装,“是你先吓人的。”


“是你太不厚道啊!哪有万圣节夜还没开始就恶作剧的!”鸣人扑过去和他打闹,正吵着,鹿丸打折哈欠从楼上走下来了,鸣人和牙的动作有一瞬的停滞,半晌鸣人才开口:“鹿丸……你……被什么上身啦?”


天知道一向以懒著称的奈良鹿丸今天是信了哪门子的邪,竟然将自己扮成了一个小丑,还是绿头发的那个。


“我本来也不想的……”鹿丸摸摸脸上的假血浆,语气颇为无奈地道。


但是人家是有女朋友帮忙化妆的现充,嗯嗯,懂的。


果然,手鞠穿着小丑女的服装出来了,牙酸道:“你们这是……最不积极不神经病的小丑和……最不浪/荡不神经质的哈莉……”


“诶?”这时鸣人才意识到,“原来你们晚上,都要出去玩吗?”


这话让周围人愣了一瞬,才齐声问道:“原来你不去的吗!????”




说来话长,漩涡鸣人本应该是这种节日里最积极的份子。


不过早在一周前他发现今天要交一篇论文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今天上课答疑之后,他发现了一堆需要改进的地方,今晚必须得在十二点之前写完上传,否则他这门课妥妥的会挂掉。


鸣人说完抬起头,发现他室友、室友的女朋友,还有两个好友,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喂……”


“大过节的交论文,还当天答疑晚上交,我看你们教授是想把你变成鬼。”四人临走的时候,牙幸灾乐祸地说道,“反正party是通宵的,你写完了赶紧来啊!”


“看我那个时候还有没有命在吧!” 鸣人无力地挥挥手,让这群损友赶紧走。


咖啡。电脑。开音乐。时间已经不多了,就算空空的房间和外面嬉笑玩乐声形成了对比,鸣人也没时间去思考。11:15分,他单击保存,将所有努力封存打包,上传,然后上传失败。


……这该死的学校网站怎么还是这么破!


鸣人急的抓耳挠腮,早知道早上上课的时候先交一遍纸质版保险就好了!他一口喝完最后一点咖啡,开始坐下来和教授写邮件。敲下“Dear Professor Uchiha”的时候,他的眼前闪过那个年轻的小教授的面容。


说起来,他选这门课纯粹是为了凑分,不过在他喜欢的另一门课与这门之间,让他鬼使神差地选了这门的原因便是这人的照片。


实在是……非常漂亮的人。


不过这时候他也无暇顾及其他。他检查两遍,没什么错误后确认发送,然而当他还没有来得及伸个懒腰的时候,他的邮箱竟然收到了一封回复。


“叮”的一声,十分清脆。




“回复:


鸣人,


你好。若是不能提交的话,请在今晚十二点之前交到我的办公室。


宇智波佐助




引用:


主题:关于提交作业的问题


亲爱的宇智波教授,


我是来自您美术史课程的漩涡鸣人。刚刚在提交论文的时候网站出了问题,现在无法提交了,请问还有其他办法吗?”






鸣人望着这封邮件皱起了眉。


先不说这回复的太快了,这内容……叫他十二点之前交到办公室?


现在可都十一点半了啊!


他默默估算了一下时间,站起身来,启动打印机,为了证明时间,他将打印时间都加了上去,怕挂科之心昭然若揭。他将沙发上的卫衣外套穿上,看了看外面狂风卷起枯叶的天气,又默默加了件夹克衫。


十分钟,到学校去足够了。




于是在百鬼夜行的万圣节夜,一个打扮正常——在这种时候这种地点便是不正常——的青年头戴棒球帽、胳膊夹着一叠文档,踩着滑板从一众妖魔鬼怪穿梭而过,不少小恐龙睡衣的小孩子摇着尾巴来讨糖吃,被鸣人轻松躲过了,他朝夕小孩子们做了个鬼脸,心中幼稚地想道:你们也会有这一天的……等你们长大了也会得为分数拼命的。




11:55。


人文学科的教学楼是最古老的,十九世纪的建筑师们拙劣的模仿了千年前的哥特式建筑,结合了南侧的意大利风长廊和罗马式正面,做出了个不伦不类的学校标志性建筑。鸣人踩着夜里干燥的风推开了沉重的雕花木门,在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心跳和呼吸的走廊里撒开腿狂奔。


58……59……60!


“砰!”


古旧的木门好久不曾经受过这种粗暴的对待,呻吟着发出了一声巨响,鸣人在看见一个深色的背影后放下了心,站在门口撑着膝盖大口喘会气,才走上前去,一面说道:“教授,我的论文……”


“进来吧。”他的教授背对着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将手中的东西理了理,回过了头。


这栋楼实在是能算得上是年久失修,房间里的灯无比昏暗,鸣人要上前一步,才看看看清宇智波教授的脸,对方仍是如平常一般的表情,不过整个人感觉比起在课堂上放松随和了许多,眉间是舒展的;这应该就是这个人在生活中的状态。他的年纪在一堆教授中应该算得上是最小,看样子最多三十出头,刚开学的时候还有人以为他是phd在读发出过抗议,误会解开后也够令人哭笑不得的。


他的一侧额发稍长,微微挡住了一边的眼睛,所以看东西的时候总是向一边偏去,那样子看起来很像是在歪头,不少女孩子在课上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低声尖叫,却又被他不解的目光压下去了。


那一沓不薄的纸被接住。鸣人转身要走,他看了看时间应该还能赶上party的后半场,却被教授一声叫住:“等等,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你再走。”


就这一句,鸣人就迈不动步了,毕竟分数都是命,教授的时间都是金钱。


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的——鸣人这样想着,压下心中的交集,尽量做出了乖巧的样子,可对面不急不慢的地靠在椅背上翻阅,一抬头看见他这幅火急火燎的样子笑了:“等着去派对?”


这是鸣人第一次见到他笑——那一瞬甚至有一丝的熟悉感,可鸣人现在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没有细想。他摸了摸脸颊解释道:“朋友在等我……”


“这样啊。”对方点了点头,刚刚那一点笑意还挂在眼角眉梢,一副脾气极好的模样,这全是平日里没见过的;可那笑容里不知怎的有一点落寞,然而就是那一点轻飘飘的落寞感拨动了鸣人心里哪根弦,弄得他热血上头,冲口而出问道:“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没有去参加聚会……什么的么?”


他摸了摸头:“要不要一起去?”


问完他就后悔了。


可是那个人的眼神……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要说这句话,想要发出这个邀请。


果不其然,对方在听见这提问之后又笑了,还比上次笑的开,鸣人只觉得一阵脸热,刚想落荒而逃,不想对方说道:“你以为我是在工作吗?”


宇智波佐助站起身来,他的身量与鸣人差不多高,似乎还高上一点点,但鸣人坚信是气场问题——他伸手在鸣人头上拍了拍,说道:“我只是在去往party的路上来办公室拿个东西。不过谢谢你。”


被摸头杀了!鸣人做不出少女般双手抱头默默回想的动作,只好任由自己莫名其妙的脸红,站在原地成了一个人型发热器,在这大冷天倒是挺会发光发热,节能环保。


“倒是你,今天扮相是什么?”佐助问道,虽是师长,可他实在年轻,而今天奇怪的态度也让人没有一种距离感,现在的问题反而像是朋友间的。鸣人被他带跑了思维,直愣愣回答道:“我没……”


“没?”佐助靠在桌边,眉一挑,面部表情十分生动,比起平时冷冰冰的样子不知道要好看上多少。就在这个时候,白天在课上听来的悄悄话飘入了他的耳中,像是闪回一般在他心中重现:


“听说了吗?那个宇智波教授,是吸血鬼哦。”


“诶——?!”


“你看他的颜!还有他的气质——”


“少发花痴了哈哈……”


“小心今晚被吸血……”


一阵风从没关紧的窗边飘了进来,鸣人不禁打了个寒战,刚刚萦绕着他的那阵热度很快就消退了,这时,他听见佐助接着说道:“……你这样的人,在这种节日里不应该是最积极的吗?”


他说着,向鸣人偏过头来,就在那一瞬间,鸣人看见了他眼中红光一闪——


一只手撩起那过长的半边刘海,鸣人这时看清了:宇智波佐助的刘海下,另一只眼睛正露出了诡异的紫色,而刚刚的红光并不是眼花,那之中的黑色勾玉正飞速旋转着。


像是、做梦一般可怕却绮丽的场景。


房间里的灯突然灭了,而被人造灯光逼退的月华试探地投在对方的脸上,将他的整个脸庞都照亮。


鸣人后退一步,背部直接撞上了书柜,造成了一声巨响,书柜顶的卷宗摇摇欲坠,鸣人回头去顾,再将视线转到前方的时候就看见刚刚还在几尺之外的人已经到了面前,而那双眼睛正看着他,似乎有话要说。


“……!”


鸣人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惊恐的呼声,他猛地闭上眼,口中乱七八糟地喊道:“对不起——不是、那个什么……不要过来啊!”


他感觉的对面的呼吸一窒。


鸣人闭着眼,猛地将面前的人一推,撒腿就往外跑去,留下一串“抱歉啊啊啊啊啊啊!”,柜顶的书本挣扎半天,无可奈何的“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一圈灰尘。




一双修长的手伸过来,将那本书捡起来,拍落了灰尘,又放回了书柜。那双手的主人在黑暗里对着刚刚鸣人站过的位置看了好一会,眼中的光芒灭了——字面意义上的。他低声叫了句“鸣人”,若是当事人在现场,便能听出这句中的无限怀念。


但那也只是一瞬。随着佐助的两只眼睛变回黑色,他的所有外放的情绪如潮水退回般全部收了起来,面上干净得像是被浪潮冲刷过的海滩,不留任何痕迹。他的指尖迸发出一道蓝光朝天花板上的灯射去,那光十分微弱,若是在开着灯的情况下一定无法察觉,却在一瞬间点亮了整个房间的灯光。


忧思从他的眉间褪去,却留在在了心中;正如暮色降临在静寂的山林中,无人察觉。


一枚弯月从轻云后露出了尖角,那晦暗的灯光透过彩绘玻璃,投在已经完全凉透的咖啡杯里,摇摇晃晃地被人端起,将那月与星,连同夜空一同一饮而尽。


“终于……”


见到你了。










tbc


明天同时间更(断后路